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导游资格 >

山东老兵王体法:脑袋里至今留着日军的弹片

  “冲啊……”“杀啊……”现年94岁的王体法虽然行动不便,但一提起他经历过的战争岁月,仍旧神情激动,不停挥舞着双臂,嘴里喊着“杀”。王素英介绍,1941年,鬼子进村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奶奶当时卧病在床无法逃跑,但是又不想受到日本鬼子的凌辱,干脆上吊自杀。

  “冲啊”“杀啊”现年94岁的王体法虽然行动不便,但一提起他经历过的战争岁月,仍旧神情激动,不停挥舞着双臂,嘴里喊着“杀”。那段战争岁月带给王体法的,有脑后留存的弹片,受伤的腿,多个孩子夭折的伤痛,然而,现在,对这位老人来说,最重要的是在和平年代对美好生活的感恩。

  “谢谢你们还记得我们,谢谢!谢谢!”8月19日,在石嘴山市大武口区怡心花园小区王体法老人家里,这位94岁高龄的抗战老兵,坐在木椅上,握着记者的双手说着感谢的话。

  王体法是山东省单县人,上世纪20年代出生。“勒紧裤腰带,吃糠咽菜!”说起过去那段不堪回首的时光,王体法一讲就停不下来,“人们天天挨饿,10家有8家都饿得没法活下去。”“鬼子扫荡的时候不分白天黑夜,村民们到处躲藏,那样的日子简直没有办法过。”在王体法女儿王素英的协助下,王体法的抗战经历渐渐清晰。

  王素英介绍,1941年,鬼子进村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奶奶当时卧病在床无法逃跑,但是又不想受到日本鬼子的凌辱,干脆上吊自杀。”这件事深深刺激了当时的父亲,他决定参军,随后成为菏泽地区区中队的一名战士,后转入十团,而入伍的那一天,正是王体法第一个孩子出生的日子。

  “当时十团的司令员是王秉璋,潘复生任政委。”女儿说到这里的时候,王体法插话,特意讲出这两位老革命的名字。

  “那时候打仗就跟吃饭一样,随时随地说打就打。”王素英说,记得小时候父亲经常说起,日本鬼子每3里地就设置一个碉堡。1943年的一场战斗中,战士们为了炸碉堡,拿着手榴弹争先恐后地往上冲。“冲啊”“杀啊”“冲上去一波牺牲一波,场面特别惨烈,完全是用人肉在挡子弹,可是根本没有办法,只能冲。”王素英说,更加悲壮的是,战场上,有时候甚至还要借助战友的尸体一层一层摞上去,再踩着尸体往上爬,父亲是第3波冲上去的,快冲到敌人碉堡底下时,却被一枚炮弹炸晕了。

  随后,家中传来王体法“阵亡”的消息。“父亲是长子,爷爷听到消息后痛苦地在院子里打滚,母亲也把眼睛哭出了病。”王素英说,很多人都劝母亲改嫁,可是母亲坚信父亲还活着。1945年的秋天,王体法穿着新军装、驻着拐杖被送了回来。原来王体法被战友从战场上抬下来后送到了当时的西安陆军医院养伤,经过1年多的救治,情况才慢慢好转,最后在组织的安排下,回到了家乡。“父亲脑后进了两片弹片,一片当时就取出来了,另外一片因为挨着脑神经医生不敢动,所以就留存到了今天。”王素英说,除此之外,王体法右大腿多处受伤,左手中指被炸断,再次接上以后也短了半截,几乎失去了功能,被鉴定为八级伤残。

  “妈妈本来生了7个孩子,可是现在活下来的只有我一个人。”王素英说,战争年代,由于家中贫困,加上躲避战乱,前4个孩子都没有保住,而后面生的一儿一女也遭遇不幸没能活下来。现如今,两位老人膝下只有王素英一个孩子。

  王体法退伍回来后,因为伤残军人的关系,组织上定期给他家中送去柴禾、小米等生活必需品。随着身体渐渐恢复,王体法也开始在地方上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工作。1958年,王体法响应国家的号召,建设大西北,支援宁夏,来到石嘴山市,带着一条残疾的右腿成为一名矿下工人。

  “我爸一辈子教育我们,不要给国家添麻烦,不要要求太多。”王素英说,后来,组织在调查王体法的档案时,才得知他是一名退伍伤残军人。

  交谈中,王体法偶尔插进来几句话,“我是死过一次的人了,现在的日子这么好,我们应该感谢国家,不能再给国家添麻烦了!”如今,坐在轮椅上的这位老人,身上承载了许多战争年代的创伤,可始终不忘感恩党和国家。(宋晓意文/图)